今天心血来潮想说说最近在某个群里遇到的一个人。
看标题也应该知道是谁了,对,在1202年还在实名上网,用“畅玩5x”的人。

声明:草方块并不鼓励/支持对于任何人的网暴行为。

本文仅做记录和轻度的分析,不代表任何人的利益。而且,这个事儿它真不引人入胜

初见

第一次看到他是在某个TG代理发布栏的群里,由于本人有个爱好–“挖坟”,在这个过程中,咱看到其正在试图白嫖 Oracle Cloud 服务器:
001.初见

和我朋友都惊呆了,当时也没顾什么,只是对这位白嫖人十分感兴趣,就 check 了一下其的个人资料:

我是一名小众的哔哩哔哩UP主,欢迎在b站搜我名字看我视频

哔哩哔哩UP?我去找找:

002.bilibili
呐,这就是其个人主页,可以看到许多水的视频

要是咱有电脑也能把这个搞出来了吧

当然在进行用户搜索前我还发现了这个视频:

【@程序员杨小旭 我建议你现在出来自首!-哔哩哔哩】

看来这个人故事有点多啊…

就这?

把这个视频扫了两眼,那个群里就似乎就炸开了锅…

因为没细看,所以后来才知道那个视频中的“病毒”其实没啥危害

“这个没毒
UP也说了
我当时运行去除了病毒代码”

之后其在被问到“你用cmd怎么破坏系统”之后随即开始了展示:

003.展示

你草才想起来要加水印

不过在对病毒这事儿的热烈讨论和其的展示之后,他又回到了原始的话题:

004.梦回

好吧,可以理解对服务器的渴求之心,于是群友们给其想了几个办法,都被其驳回了。

  1. 手机Termux开服务器 ❌ 其曰没有ip(没有公网ip,也很正常)
  2. 某家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IDC ❌ 其曰“三丰云正在写自动续期脚本,就是要交一块钱实名认证”

有趣的是,当群友提建议说可以“向ISP要公网ip,然后弄内网穿透”,其将ISP看成了LSP

之后其又反复吟唱“我要的是服务器”,于是诸如静态网页的方案也被驳回了。

吾便挖坟说了一句:“服务器的话如果你有卡 可以嫖挺多的”

很好,他 没 卡!

我又说了几个常见方案,群友又“热情”地介绍了一下“一个朋友”的服务器业务,但也都驳回了

“这还不如腾讯云的轻量应用服务器,但是想白嫖”

果然。

pxxxhub 是违法网站…

这是原话。

其用不久前(相对时间线)群友发的一个Dr. Web bot试图检测 Pxxxhub ,失败后,便在群中曰“违法网站检测不出来?”

大家都知道 Pxxxhub 之前是需要梯子访问的,也就是说早就被防火墙发现了,而且 Dr. Web 并不是中国杀软,所以“无权干涉” (部分转述自群友)

但是其在听了群友的论证后仍表示“违法就是垃圾”

诶?我突然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(

点我解锁 Telegram 似乎也是“违法”啊…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说…

也是老诡辩家了。

“我们需要再深入一些“

又经过一番讨论后,其又回到了“老本行”:试图白嫖服务器

“我和你想一块了,我不想花钱”

不知道是和谁想一块儿了,前后文不搭配(

剧终

最终他的试图白嫖的消息招来了当群群主的“飞机票”

烦死了,在这乞讨不如好好攒钱。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

一些后话

话说到这儿这件事就已经结束了,也就是昨天就已经发生过了,不过我的心里仍然有一些疑惑,比如他被“网暴”的一些事情,通过在国内平台的一些搜索,我找到了部分答案:

遇见他之前他的确在酷安遭受过“网暴”,可以自己搜索他的名字去看两眼,他人有一些过激言论,就不发出来了。

酷安有两个小号,不过和主号一样啥也没有。

7.29发出的其第一条TG消息便是开头的白嫖信息…而且其似乎在同一群主的另外一个群被封禁过。

TG也有一个小号。但是事件是相似的,也不再赘述了

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吧:
(以上探索和看法可能构成人肉的话请联系我)
个人比较同意 这个动态 的一些观点。
真的不是把头像设置为某个编程语言并在名字中标榜“程序员”的人就是程序员了,这离真正的程序员真的是差之千里的。
(虽然你草会一些前端知识,但我还真不敢说自己是程序员…他太“勇敢”了)
比较反感其在群中一进群(可能)就当伸手党的行为,这样真的会没朋友的。
而且随意地运用“诡辩术”等等的行为我也觉得不太好…
也只能说世界这么大,什么人都有了…
谁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还会出现呢,一个顶着Scratch头像的“xxs”。


全文完,爆肝两小时,如有疏漏&问题欢迎评论提出。